您的位置 : 小说猪猪 > 资讯 > 莫把青春付璧人沐木小说精彩预览

莫把青春付璧人沐木小说精彩预览

时间:2019-08-13 17:39编辑:fate

莫把青春付璧人原景勋小说,由沐木倾心力作,莫把青春付璧人肖梓童精彩欣赏:“这个心?这个心是谁给叠的?”肖梓童的视线定在下女孩的手上好久才反应过来,她一把抓起小女孩手中的两颗心,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用力过猛还是怎么回事她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莫把青春付璧人第198章那个

“这个心?这个心是谁给叠的?”肖梓童的视线定在下女孩的手上好久才反应过来,她一把抓起小女孩手中的两颗心,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用力过猛还是怎么回事她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两个小女孩好像都被她激烈的反应给吓到,呆愣着没有说话,只是睁着两双同样的大眼睛愣愣地看着她。

肖梓童看到两个小女孩的反应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好像有些吓到她们了。

她轻轻地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把自己不受控制疯狂跳动的心给压下去,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肖梓童才努力展开一抹笑容看向晴晴,“抱歉啊,晴晴,姐姐刚刚吓到你了,对不起,你,现在能告诉姐姐另外一颗心是谁叠的吗?“

肖梓童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小女孩,声音里带着面前的小孩子们听不懂的期待和小心。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一看到肖梓童重新绽开笑容她也就放松下来,小小的脸上也再次出现了一抹大大的笑,一颗小虎牙若隐若现地看上去特别可爱。

“是一个叔叔给我叠的啊,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个叔叔啊,他还和你有些像呢,他的眼睛跟姐姐的眼睛特别像,可向可像了。“晴晴绘声绘色地和肖梓童描述着,虽然小孩子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是肖梓童还是听明白了。

她轻轻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眼睫毛轻轻地扫动着指尖也扫动着她的心尖,眼睛和我很像吗?

小女孩晴晴看了一下肖梓童,大大的眼里又出现了一丝困惑,她有些无措地侧过头看向自己的小伙伴,趴到她的耳边特别小声地道,“萱萱,姐姐怎么了?我有说错话了吗?“

一直站在她身边但是没有说话的长发小女孩听到小伙伴的话抬起头看了一眼肖梓童,立刻皱起了小小的波浪眉,然后对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同伴摇了摇头,小声地回复她,“我也不知道,姐姐好像在想事情,我们不要打扰她,等她想好了她会跟我们说话的。”

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萱萱抓起了她的手用力地握了一下,表示自己的安慰,其实她也不知道姐姐怎么了,她的眼神她看不懂,只是看上去觉得很难过。

肖梓童没有听到两个小女孩的话,她只是在消化自己刚刚得到的一个猜测。

她的五官集齐了父母所有的优点,顾芸温婉的远山眉,形状完美的微笑唇,至于她的眼睛和鼻子,顾芸总是说简直是和她的父亲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只是随着她年龄的增长五官看上去柔美很多了比起父亲来少了英气。

那个人和我的眼睛鼻子长的特别像,又会肖梓童的视线再次放到了自己手心的那两颗心上。

这是两颗完全一模一样的心,一样的颜色,一样的大小,连折痕折角的方向幅度都几乎一模一样完全看不出来差别。

肖梓童的视线落在那两颗心上好久,她眼底的神色很复杂但更多的是震惊。

“姐姐,你怎么了?”手上突然传来的轻轻的触碰让肖梓童从复杂的思绪里面抽离了出来,她低头看到小女孩殷切小心的眼神立刻明白了过来。

把两颗完全看不出区别的心重新放到小女孩肉肉的手心里,肖梓童的视线却并没有立刻离开,她定定地看着小女孩手中的两颗心,眼睛里慢慢闪现出了一些水光,然后有些恍惚地轻声道:“姐姐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我六岁的时候收到了好多好多这样的心。“

晴晴看了肖梓童一眼,并没有察觉到她话里的复杂情绪,只是扬着一张漂亮的小脸然后又露出了两颗可爱的虎牙,声音里满是孩童的天真,“那姐姐一定很开心吧。”

听到她的话肖梓童笑了一下,抬起手轻轻摸了一下她短短的头发,只是笑容里却满是苦涩,“是啊,特别开心。”

她的眼神慢慢地失去了焦点,仿佛陷入了往事的回忆。

那是她六岁的生日,可是她的父亲却因为在外地出差而没有赶回来,那时的她是肖家的小公主,天真任性,一点都不懂事,而且她还只有六岁哪里懂得什么,她只知道爸爸缺席了自己六岁的生日,在家里大哭大闹了好久,可是不管她怎么哭怎么闹父亲还是第二天下午才赶回来。

父亲给她带了一条施华洛的水晶小王冠作为她的生日礼物,可是她依然没有解气还是闹着脾气不肯离她。

最后肖德正不知道怎么想出来的办法,让人去买了好多彩纸回来,亲手给她叠了好多这样的心,叠了差不多有九十九个然后用彩线把它们穿了起来挂到了她的门上。

这样她才愿意理他,她特别喜欢这个额外的生日礼物所以缠着肖德正让他教他。

那是一个阳光浅淡的下午,在肖家别墅院子里的摇椅上,是肖梓童这一生应该都不会忘记的美好时光。

常年在外面工作的爸爸在那个下午把她抱到了膝头然后耐心地教着她叠着小孩子才喜欢的东西,她其实很快就学会了,但是却一直对着看着她的父亲摇头,在父亲一次又一次低下头对她耐心演示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无邪的欢喜。

那个下午她特别特别开心,脚下一地叠到一半的心承载着她满心的欢喜。

后来她上小学了,有一次上手工课老师教她们叠心和青蛙,她开心极了,迫不及待地按着爸爸教给她的方法叠好了一颗漂亮的心交给老师看,但是却被老师说她叠的不对,她的方法是错的。

然后老师又对着她演示了一遍所谓正确的叠法,可是她一点都没有听进去,那一堂课上她叠了好多个青蛙就只叠了一颗心,一颗那个被老师认为叠的不对的心。

因为她的固执,她的那节课只得了60分,她带着自己叠的心和青蛙去找爸爸哭诉,问他为什么老师教的方法和她教的方法为什么不一样。

爸爸只是用粗糙的指腹轻轻地把她脸上的金豆子给擦掉然后摸着她的头温柔地跟她说,“爸爸的方法是对的,老师的方法也是对的,爸爸当初的老师也是这样教我的,但是我发明出了一种新的方法。“

她记得小时候的自己扬着脸满是委屈地道,“可是全班同学只有我一个人跟别人的不一样,我是个异类。”

爸爸听了她的话却笑了然后满是温柔地把她抱在了怀里轻声地道,“你不是异类,你是独一无二的,就像你是我们家独一无二的小公主一样,你的心也是一颗独一无二的心,你不应该感到苦恼而应该感到高兴,这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叠出来这样的心,其他人都不可以”

“其他人都不可以”肖梓童不知不觉地喃喃出声,渐渐地从回忆中走了出来。

可是视线落到眼前小女孩手中的两颗心的时候她又变得迷惑了,小女孩刚刚说过的话也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会叠只有爸爸才会叠的心,眼睛和鼻子跟我长的特别像,这个人最应该是我父亲了。

可偏偏事实是我父亲肖德正已经在我十三岁的时候去世了啊。

肖梓童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心中那个猜测,也许这一切都是巧合吧。

比起相信一个人会死而复生,好像长相相似,会叠一样的心更值得相信吧。

正待肖梓童想要摆脱自己心里刚刚出现的念头的时候,一道光突然闪过了她的脑海令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然后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起来。

她十三岁的时候,肖德正的公司破产,随后肖德正的办公室发生了火灾,火势太大,蔓延地也快,所以等消防员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因为是晚上,所以公司里只有肖德正一个人,最后葬身火海的也只有她一个人,虽然最后没有找到肖德正的尸体,但是在火海的残渣废墟里找到了肖德正的dna,经验测属于肖德正的肋骨dna。

在一个被烧的满是废墟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个人的肋骨,虽然没有找到尸体但是也可以宣告这个人的死亡了。

顾芸信了,所以后来她疯了,肖梓童也信了,所有人的人都信了,相信肖德正已经去世了。

可是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么惊人的巧合,肖梓童的脑海里第一次出现一个念头,也许她的父亲,肖德正根本就没有死。

明知道这有些天方夜谭但是肖梓童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大,她的眼睛也越来越亮。

“晴晴,你在哪里见到的那个叔叔?你能带姐姐去见见他吗?”想了大约有半分钟,肖梓童终于下定了决心,这样的巧合摆在她面前,她忽视不了,也许见见那个人真的可以有意想不到的的收获

听到她的话小女孩的眼睛一亮,随即黯淡下来,她抬起自己肉肉的小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啊,姐姐,我只记得是在花园的一颗特别大的,叶子像扇子一样的树边见到那个叔叔的,可是我现在不记得那棵树在哪了?“

听到她的话肖梓童虽然有些失望但是还是安慰地摸了摸她的头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没关系,姐姐可以慢慢地自己找。”

“我知道那棵树在哪?我带你去吧。“

就在肖梓童的话音刚落的时候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出现了,她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话之后立刻扭过头向声源望去。

还没有等她说话,晴晴就已经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尖叫,然后一把走上前抱住了站在她身边的的小女孩也是刚刚说话的那个小女孩的胳膊,“对,萱萱的记忆力可好了,不像我是个路痴,她一定记得那棵树在哪?”

肖梓童听到晴晴的话之后眼睛里满是希冀地看向萱萱,这个刚刚存在感一直特别低的小姑娘,小姑娘好像看懂了她眼里的期待,一双大大的清澈的眼睛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她然后慢慢地点了点头。

“嗯,我记得,我可以带你去。”

“现在可以吗?”小女孩的话一落肖梓童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小女孩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又看了一眼肖梓童身下的轮椅,神情有些犹豫。

肖梓童看到她的表情立刻明白了她在想什么,立刻开口道,“没关系,我可以自己推着轮椅走。”

萱萱听到她的话神色才放松下来然后拉起自己同伴的手率先迈开小步子向前走去。

肖梓童没有立即跟上,等两个小孩子走了差不多有五米,她才推着自己的轮椅向前走,她的手握的紧紧的,手背上的青筋都有些因为用力给暴露了出来。

莫把青春付璧人

莫把青春付璧人

作者:沐木类型:现言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