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发布

      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②

      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②

      《第九章恐怖森林》 初生的日光,顺着每一个帐篷的缝隙散射进去,灿烂的光辉似乎不适合某些人,就比如 许流年被刺眼的阳光灼醒,他不知道自己居然在那么心痛的情况下还可以睡得安稳,而且,看看自己的怀里,居然再一 ...
      有种缘分叫相遇

      有种缘分叫相遇

      -1- 金色阳光下,那杯氤氲着热气的奶茶,散发着淡淡的奶香,在空中勾勒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偶尔看到这句话,思绪有些发散,晕开了视线一个人的身影总会浮现,在萦绕。心的角落似乎缺了什么,有些迷惘。不过,今天遇见 ...
      种一个美丽的太阳

      种一个美丽的太阳

      我看过一部电影,深受感触,那是一个被摩托车撞得四肢几乎不能动的小姑娘,她才三岁,每天就趴在阳台上看着别的小朋友的美丽童年,小朋友们上学,玩耍,是她最羡慕的,她没有手没有脚,靠着坚强的毅力活了下来,可是 ...
      腆脸人生

      腆脸人生

      白晄huang是个人物,但不是大人物,局长比他官大,他是副的;其实他老婆才算是人物,局长也要听他老婆的。 在文化界白晄是很有名气的,以前叫做白面书郎,简单地说叫白面读书郎!后来觉着不礼貌就省略了一个读字。尽 ...
      调侃

      调侃

      嘿,哥儿们,这保险是一准户嘿!小刘望着停车场上一个刚下车的胖子说:瞅丫那肚子,都腐败成什么样了,肯定是见天吃鲍鱼龙虾燕窝鱼翅什么的,还开一路虎,一看就一有钱人,特有钱那种! 嗯,像!老赵点了根烟说:看 ...
      膙手

      膙手

      这是拳子多年的嗜好了,在有空隙的时刻,端坐自家的墙角,在赤色的太阳下端详手色。 这起缘于父亲,拳子依稀记事时,父亲每天早起晚归,农忙下地干活,农闲做泥匠,一双大手从不停息,也不知道停息,但双手没有越来 ...
      帮扶对象

      帮扶对象

      张牛庄乡张乡长,突然接到县办公室电话,要找一个特困户,作为县长的帮扶对象。放下电话,张乡长就找到村办公室李主任,开始查贫困名单,翻了几页,李主任说:那报李二小吧,他爷爷得了重病,儿子出去打工去了。孙媳 ...
      心痛——为爱

      心痛——为爱

      "你怎么了?""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痛!?好难受,真的好难受!难道你出什么事了么!"啊" "嗯!我这是在那?""爷爷!?""你醒了!感觉好点了么?还有什么地方难受?""爷爷,我没事了!让您担心 ...
      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③

      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③

      《十三章那些遗忘的记忆》 翼哥哥,谢谢你带我来这个地方,我现在心情没有那么压抑了,谢谢你紫洛真的很震撼,他从来不知道这样的事物可以带给人快乐在以前她只会觉得奢侈,但现在她觉得很美,夜色很美,灯光很美, ...
      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①

      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①

      《第五章入读格林高校①》 介绍:格林学院是矗立在亚洲第一贵族高中学院,可以说,进了格林高校你的前途就比别人多一份光明,而且格林高校每年会从各大院校选择特优生,只要你具有特优生的条件,完全不用担心高额的 ...
      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开篇)

      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开篇)

      《第一章华丽的出场》 在如今飞速发展的世界,繁华的城市变得越来越拥挤,何况还是炎热的夏天,但总会有一抹清凉出现在你的视线 在机场的出口处,一抹艳丽出现在所有的人眼前,她上身紫色吊带背心,下身蓝色牛仔裤, ...
      今天不修车

      今天不修车

      在买车买房早已成为口头禅的时代,囊中羞涩的我还是日日骑着我的红自行车按时上下班的,对于红,总把它和流血性的悲剧联系起来,向来是神经过敏的排斥的,但对于这辆耀眼的红车,则托朋友买来的,没法挑剔的,就试着 ...
      网游改编《英雄联盟之艾希传奇》

      网游改编《英雄联盟之艾希传奇》

      作者:洪林勇 笔名:笔中柔情2009 剧情简介:第一章剧情简介:诺克萨斯国受他国的侵略,国之万众;诺克萨斯军队只能坐以待毙,多名名将已是伤痕累累;(自取)国君诺克叹,诺克杰军队在瓦罗兰淮海战役落败;诺克萨斯 ...
      花瓣飞去的地方

      花瓣飞去的地方

      花瓣飘落,随风而飞,在风中前行,我不知道它要飞去哪里,我跟随着它,看着它在风中无拘无束的飞行,我不知道它要飞向哪里,不知道它要飞去的地方怎么样,看着它,跟着它。 看那,她飞过了大海,飞过了金黄的麦田, ...
      赴约

      赴约

      他在电话中约她在古桥会面,而后同去A城,她答应了。 交往二年了,他们淡如水地交往着,也许细水才能长流,隐隐约约的,忽远忽近地,这才能产生美吧!她常常这样想,电话一通,他首先就是吃饭了吗?简约几句话,在注 ...